导航菜单

宁波栎社国际机场的工作人员们依旧一丝不苟地奋战在第一线

早晨九点半,宁波机场消防大队的消防员们已经整齐地码成了两队,准备接受业务考核。在完成晨练、器械准备后,一场体能测试正在拉开。消防员许伟民率先跑了起来,这已经是他在宁波机场干消防的第十一个年头。十多年来,无论寒冬酷暑,每天都有大量的户外训练等着他——晨跑、训练、测试……许伟民早就习惯了这种高强度的户外训练。

“消防员就是要时刻准备着,保持居安思危的意识,做好出警的准备。”许伟民说,电影《烈火英雄》的热映,让消防员这个群体受到了更多的关注,但电影的热度会过去,与民众对职业的关注度相比,更重要的是希望大家意识到火灾的隐患就在每个人身边。

机务航线放行员黄四九:在飞机的一接一送间闪耀无限光彩

正午12时13分,机务航线放行员黄四九来到机坪的远机位准备保障3U8928飞往成都的航班,这已经是他当天进行航前检查的第4架飞机。他需要在规定时间内对飞机的发动机、机身、机翼、起落架装置、机轮等部位进行细致检查,以确保飞机适航。

头上顶着烈日、脚下的机坪表面温度高达六七十度、身后飞机发动机的尾喷口还冒着热气,黄四九得在360°全方位无死角的热浪烘烤下以及飞机设备的刺耳噪音中,静下心来对照检查单上的每一条检查项目,不时地走到飞机的各个部位弯腰、蹲下、站起、钻进、钻出,仔细查看飞机情况。

“暑运期间旅客多、航班也多,我平均每天要为接送的10架飞机做好维护检查。”说到这里黄四九很自豪,“机务是个良心活,就算没有人在旁边盯着你,也一点都不敢马虎,这飞机的一接一送,都是责任。”

货站装卸员陈立才:做温情的“大力水手” 服务好“不会说话的旅客”

下午1时35分,航班MU5243从青岛飞抵宁波机场,货站装卸员陈立才和同事们立即上前打开行李舱门,准备搬运行李。飞机腹舱就像一个闷热的“大蒸笼”,温度比室外还高。因为高度有限,装卸师傅只能猫腰躬身进去。搬运行李又是个十足的体力活——弯腰、搬起、放下、码好,陈立才就这样将行李一件件地从传送带搬到行李车上,不知不觉中,汗水结出盐霜的工作服又一次湿透。

“每一架飞机的停场时间有限,我们必须争分夺秒。”陈立才介绍说,每个装卸工平均每天抓提的货物有近10吨之重,是机坪上名副其实的“大力水手”,“行李就像是‘不会说话的旅客’,我们必须温柔以待、轻拿轻放。”

助航灯光维护员王裕:点亮1600盏灯当好飞行员的“第三只眼睛”

下午3点,助航灯光系统维护员王裕拿好了工具准备例行巡视助航灯光带。目视助航灯光就是飞行员的“第三只眼睛”,王裕的工作就是要确保机场跑道灯光带以及进近灯光带总共1600多盏灯保持100%的亮灯率,以提示飞机机组跑道所在,确保航班安全地起降。其中,位于机坪外围的进近灯光带共有166盏灯,只能徒步检查,步行来回算需要三四十分钟。夏季虫害多,杂草丛里还可能有蛇出没,王裕顶着大太阳,走得格外小心。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