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为"镜面人"做手术每一秒都像在做脑筋急转弯

发生率低于百万分之一,心肝脾胃肠等内脏位置180度反位的“镜面人”,其肝癌切除手术到底应该如何做?术前,这个问题,重医附二院肝胆外科副主任刘作金曾反复询问自己。“做了很多次模拟手术,但真正打开腹腔,开始“反着做”手术的那一瞬间,还是有点束手无措。”所幸,5个小时后,手术顺利完成。作为主刀医生,刘作金忍不住感叹:“这一辈子真的就碰到这一次,手术的每一秒都好像在做‘脑筋急转弯’。”

不仅是“镜面人”

多种罕见病让手术困难重重

“镜面人”,即器官的位置与正常人相反。心脏、脾脏在右边,肝脏位于左边,心、肝、脾的位置好像是正常脏器的镜中像。患者蒋义(化名)今年50岁,他早在幼时就知道自己是个“镜面人”。“小时候我因感冒去医院就诊,医生意外地发现我的心脏不在左边。”蒋义告诉记者,这么多年,“镜面人”并未影响到他的正常生活,但前段时间的腹部疼痛让他大感不妙。

经检查,他的肝部长了一个8~9厘米的肿瘤,必须动手术切除。而这种手术的难度,刘作金医生做了一个形象的比喻:“像我们医生的操作习惯技巧,包括手术器材都是依据正常人心脏方向来的。患者先心大动脉转位,现在所有流程必须反过来进行,每一步都像在做脑筋急转弯。”刘作金肯定地说,手术难度呈几何倍数增长,比给正常人手术要难许多。

“他的妻子对我说,只要有希望,哪怕花光积蓄也要治好丈夫的病。”蒋义和妻子以务农为生,还有一儿一女,儿子刚中专毕业准备找工作,女儿还在上中学。得知一家人为了给蒋义治病借遍亲朋好友,刘作金下定了决心:“这个手术克服万难,我们都要做。为了这一家子,还要拼尽全力做成功。”

但摆在重医二院肝胆外科手术团队面前的难题还不止这一个。记者了解到,术前检查时,手术团队发现蒋义患有严重的先心病,包括胸腔大动脉转位、二及三尖瓣重度关闭不全,手术中可能出现的风险更高。维护患者的心脏功能,使其能否耐受麻醉已经是比切除肝癌更为棘手的问题。

传统手术行不通

看医生反做手术巧解难题

“镜面人已属罕见,同时伴有肝癌和严重先天性心脏病的更为稀有。而患者术中一旦出现大出血等意外情况,将性命难保。”为保障安全,重医附二院肝胆外科、麻醉科、心内科及ICU团队展开多学科联合会诊讨论,对各种意外处理也做了充分的预案讨论。为了减小对心脏功能的干扰,团队最终决定,放弃腹腔镜微创而采用传统的开腹手术。这意味着——这次手术中,医生的速度不仅要放慢,还要时刻提醒自己,以前的老套路行不通。

“术中患者突发血压下降、心率增快的险恶状况,但当时台上医师手术操作极其顺利,出血量也不多,根本不应该出现这种凶险临床表现。”刘作金回忆,好在术前有充分的预案,台上医师马上压迫肝断面,避免空气继续进入血液,手术床改为头低脚高体位。幸运的是,5分钟后,进入心脏的少量空气得以排除,情况好转,手术可以继续进行。经5小时的精细手术,患者的部分肝脏切除和胆囊被顺利切除,手术成功。

“能顺利完成这台手术,作为一名外科医生,肯定是非常有成就感的。”刘作金告诉记者,这是重医附二院做的第一例“镜面人”肝胆外科肝癌切除手术,也是重庆首例严重先天性心脏病“镜面人”的肝癌切除手术。据悉,目前,蒋先生生命体征平稳,不日便可出院。

重庆晚报-上游新闻记者 周荞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