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重庆医生露了一手德国前财政部长写来感谢信

重庆医生“露了一手” 德国前财政部长写来感谢信

○佩尔·施泰因布吕克被髋部疼痛困扰一年多,德国多家知名医院束手无策 ○重医附属永川医院骨科医生马坤龙在德国进修期间,用浮针疗法给他治好了

马坤龙与佩尔·施泰因布吕克合影

佩尔·施泰因布吕克体验浮针治疗后写的感谢信

马坤龙在给佩尔·施泰因布吕克用浮针治病时的情景。

前日,一封特殊的感谢信通过电子邮件从德国“漂洋过海”,“飞”到重庆马坤龙工作的医院。

来信者是德国前财政部部长佩尔·施泰因布吕克(Peer Steinbrück)。来信的原因是:困扰他1年且让当地多家知名医院束手无策的顽疾,因马坤龙的浮针治疗而消除。

肩颈疼痛患者多,德国导师向他请教疗法

马坤龙是重医附属永川医院的一名创伤骨科医生,今年6月8日赴德国开始为期3个月的进修。他的德国导师是波恩大学附属医院院长兼骨科、创伤外科主任Christian Paul医生。

有一次,马坤龙跟随导师上门诊,发现有不少颈肩痛、腰腿痛患者,大部分患者都是多次到医院治疗。Christian Paul表示对这些患者有时很无奈,因为影像学检查没有发现严重的病变,与临床症状的严重程度不符合。

对于大部分患者,医生一般建议理疗、口服消炎药等方式,对于症状比较严重的一般选择关节镜或脊柱内镜探查,清理退变增生组织。但多数患者反映效果不佳,肢体仍疼痛、活动还是受限。

这种退变性疾病,中国的医生怎么处理?面对Christian Paul抛出的问题,马坤龙说自己以前采取的治疗方式和他们如出一辙,直到机缘巧合下学到浮针技术。

“这是由针灸演变出来的一种针刺疗法,是治疗肢体慢性疼痛的利器。”马坤龙向导师分享了浮针理论和自己的临床治疗经验。“他说有机会一定要展示一下。”

找来患者探究竟,被诊治患者称“痛感消失”

为亲眼观察浮针的疗效,Christian Paul第一次预约了两位多次治疗效果不佳的慢病患者:一位爱打网球的手肘患者和一位肩周炎患者。

手肘患者是个50岁的家庭主妇,受疼痛困扰6个多月,肘关节活动受限,几乎不能做洗衣服、洗碗等家庭事务,严重影响日常生活。

马坤龙一次浮针治疗后,疼痛基本消失,肘关节活动明显好转。她高兴得像个孩子一样大笑,重复说:“哇,太神奇了!”

Christian Paul拍着马坤龙的肩膀激动地说:“太不可思议,我亲眼看到了中国针灸的厉害,还有很多患者需要你治疗。”

这两个患者每人治疗了3次后,疼痛感得到极大缓解,已不影响日常生活。还有一个被疼痛折磨一年的博士,在一小时的浮针治疗后疼痛消除。为验证效果,他在医院走廊走来走去不够,还从5楼步行至一楼再步行至5楼。在治疗前,他因疼痛难忍不敢上下楼梯。

特殊病患来体验,治好德国前财政部长“顽疾”

先后7次亲眼看到浮针的疗效后,Christian Paul心中越来越有底。

没过多久,他又介绍了一位特殊的患者——德国前财政部部长佩尔·施泰因布吕克(Peer Steinbrück)。

大概在1年前,佩尔·施泰因布吕克出现左髋部疼痛,活动受限且伴有轻度跛行,下肢内外旋转时疼痛加剧,多家知名医院对此束手无策。

8月5日,患者到波恩大学附属医院就诊,当时马坤龙正在手术室参与一场手术。Christian Paul让秘书去手术室通知他“紧急会诊”。

“一个72岁老人,说话中气十足。”马坤龙对佩尔·施泰因布吕克的第一印象,“这是个幽默风趣的老‘年轻’人。”

Christian Paul向佩尔·施泰因布吕克详细介绍了马坤龙擅长针灸治疗,并征求他的意愿是否接受针灸治疗。

佩尔·施泰因布吕克告诉马坤龙,他曾了解过有几千年历史的中国针灸,这次正好有机会在自己身上体验下。

听他细致讲完病史,马坤龙诊断发现其多个部位肌肉僵硬紧绷,一触压就痛,综合判断其疼痛是由肌筋膜劳损引起。

马坤龙用浮针消除患肌后,让佩尔·施泰因布吕克下床试着走几步。

给医院寄来感谢信,大赞重庆医生和针灸术

他下地一走发现疼痛感基本没有,顿时露出惊奇的表情,一边称赞一边又原地跑步,甚至跳跃都没有喊疼。

“太神奇了,简直不可思议。”

又试着鞠躬、握手等动作之后,他告诉马坤龙,“下周我去芬兰演讲,不用跛行了!”

为避免复发,马坤龙叮嘱其加强锻炼,并预约下一次门诊复查。

8月12日再次复诊时,他已经没有明显的疼痛感,并说可以跑步、打高尔夫球,也可以游泳了。

当天治疗结束后,佩尔·施泰因布吕克激动地给马坤龙所在的医院写下了一封感谢信,第二天通过电子邮件发给了重医附属永川医院。

信中写道:“非常感谢马医生采用针灸疗法对我进行治疗。对我而言,帮助非常大。我非常敬佩这种神奇的治疗方式……”

还在德国进修的马坤龙知道此事后说,这封感谢信是他在医师节前夕收到的最好礼物。同时,这些案例让Christian Paul对中医针灸刮目相看。

“我要去你那里待一周。”Christian Paul打算明年5月到重医附属永川医院访问,他开玩笑说,“到时候我不出去吃饭,也不喝酒,打起精神从早到晚跟随你学浮针。”

重庆晨报·上游新闻记者 郭发祥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