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建新房脱了单脱贫户黄启玖开启幸福生活

建新房 开农家乐 脱了单

脱贫户黄启玖开启幸福生活

看到墙上的“囍”字,夫妻俩开心得很。记者 彭瑜 摄

开栏的话

2020年是脱贫攻坚决战决胜之年,我们将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实现第一个百年奋斗目标。新春将至,重庆日报记者再出发,深入群众、深入现场、深入基层,用脚步丈量新时代,为奋斗者鼓与呼。今起,本报推出“新春走基层”栏目,讲述基层群众奋斗的鲜活故事,记录他们的收获与喜乐,反映他们的新年企盼。敬请关注。

黄启玖新房子堂屋的墙上,那个大大的“囍”字,依然红艳得很——结婚两年了,他还舍不得撕下来,每天看上两眼,心头乐呵得很。

“没得脱贫攻坚,我结不了婚。”黄启玖51岁,家住城口县岚天乡三河村一组。1月8日,记者来到黄启玖家中时,他正在砍柴,妻子李国燕忙着煮饭。黄启玖说:“建了新房、开了农家乐,媳妇娶进了门,你说这日子安逸不?”

过去,三河村山高坡陡、土地贫瘠,生产生活条件落后,山里的姑娘不愿待在山上、外面的女子更不愿意嫁进来,以致全村275户有40多个单身汉,这些单身汉几乎都是贫困户。因此,三河村成了远近闻名的“光棍村”。

“我都没想过还能再婚。”黄启玖结过婚,可2005年时,妻子在生小女儿时难产去世,留下两个孩子。两个孩子要读书,年迈的父母要人照顾,黄启玖不能外出打工,便在岚天场镇上租了房子住下,顺便在附近做点零工,日子过得异常艰难。他告诉记者,“年轻小伙都娶不到媳妇,更莫说我这种上有老、下有小的,负担太重了。”

新一轮脱贫攻坚战打响后,黄启玖一家被精准识别为建卡贫困户。彼时,他自知脱贫无方,养成了酗酒解愁的坏习惯。

“老黄,你成天醉醺醺的,啷个脱得了贫哦。”2016年,岚天乡党委书记江奉武第一次走进黄启玖家中,鼓励他振作起来,让父母安享晚年,把娃娃养大成人,“再娶个媳妇过日子嘛!”

“江书记,你开啥玩笑哦?”再婚,谁又不想呢?但黄启玖觉得没有希望。

江奉武鼓励他:“你人又长得不丑,只要脱了贫,一切皆有可能!”

究竟怎样才能脱贫呢?黄启玖想的是自己如何脱贫,而江奉武思考的是整村咋个脱贫。

三河村地处海拔1200米到2000多米的高山之间,森林覆盖率高于全乡的92.9%,境内盛产核桃、板栗、蜂蜜、天麻、野生菌类、露天放养黄牛等农副土特产品,种植高山生态蔬菜条件得天独厚。

随着“四好农村路”修到了大山深处,江奉武与乡党委、政府研究决定,引导村民发展避暑经济,“吸引山外游客上山避暑,购买土特产。”

黄启玖的老房子位于海拔1600多米的山上,因年久失修已经垮塌。2016年,他东挪西借筹集20万元资金,在海拔1200米的油坊(小地名)建起了占地77平方米的新家,办起了农家乐。他告诉记者,这次搬迁建新房过程中,政府补助了约8万元,另外办农家乐时,政府又给予了大力支持。

“搞农家乐,家里没得个女人还真不行。”黄启玖的农家乐开办不久,有人开始为他说媒了。邻近修齐镇的李国燕离婚不久,经人介绍,两人相识,并很快确定了恋爱关系。李国燕坦言,虽然黄启玖负担重,但人踏实肯干,现在又不酗酒了,只要两个人齐心协力努力奋斗,日子就会好起来,“说是老板娘,其实我就是个厨师哦。”

2017年初,黄启玖与李国燕登记结婚,婚后,夫妻俩一门心思经营农家乐。第一年,夫妻俩靠卖山货、接待避暑游客收入近10万元,还了一部分建房的欠款,一家人也脱了贫。

“感谢党的政策,让我脱贫又脱单。”黄启玖说,没有好的政策,他的房子得不到改造,也开不了农家乐,更娶不了媳妇。

近年来,三河村大力发展脱贫产业,目前有38户农户与农业企业签订了山药、百合种植协议,另发展“大巴山森林人家”10户,建成6户民宿人家,完成五社古村院落打造。全村已有10多名单身汉因为发展产业脱了贫,找到对象结了婚。江奉武相信,随着更多的单身汉脱贫脱单,三河村再不会叫“光棍村”了。

马上就是春节了,黄启玖的新房子已经贴上了春联,横批写着“来日方长”四个大字,夫妻俩告诉记者:“我们相信,2020年,我们的日子会更好。”本报首席记者 彭瑜 实习生 胡莉雯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