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一次次跑赢时间就能从死神手里夺回生命

市卫生健康委卫生应急办主任幸奠国:

“一次次跑赢时间,就能一次次从死神手里夺回生命”

掉头、盘旋、着陆……近日,一辆直升机降落在市急救医疗中心顶楼的停机坪上,一名脑干出血的病人由南川紧急送到重庆主城,用时仅30分钟。该直升机正是重庆的“空中120”,实现了空中、陆地120无缝连接。

重庆“空中120”的设立与市卫生健康委卫生应急办主任幸奠国的努力分不开。为救援生命,45岁的幸奠国时刻待命,随时准备出发。汶川地震、芦山地震、尼泊尔地震,都有幸奠国现场救援的身影。为建设国内一流水准的应急队伍,他四处奔波,他总说:“和其他工作不同,生命救援没有99分,失去1分都等于0分。”

四处奔走,助力重庆医学救援达到国内一流水准

幸奠国和卫生应急已经打了18年的交道。说起应急救援,幸奠国有些感慨地说:“一腔热血是无法拯救生命的,必须要有精良的装备和充足的应急力量。”

近年来,卫生应急体系建设被纳入重要议程,然而应急装备建设却没有先例借鉴,只能摸着石头过河。幸奠国组织人员查阅了大量文献资料、向部队取经,邀请专家和医护人员展开论证,无数次地与生产厂家进行沟通、改良设计。

“以通讯指挥车为例,连安全带的位置都是经过反复改动的。”幸奠国说,通讯指挥车要在卫生应急中保证通讯指挥功能,座椅底下就是蓄电池,一是要考虑蓄电池安全性问题,二是要考虑人员在车辆行进过程中的安全问题。人员安全带如何设置?经过几次修改,最后他们想了一个办法,在车侧壁加了一块钢梁,把安全带固定在上面。

如今,重庆已建成由卫星通讯指挥车、医疗救援车以及帐篷构成的移动医院,每天可救治300多位病人,完成20台手术,达到了二级医院的水平。一旦有地震发生,震后4小时就可集结队伍出发,1天之内移动医院能替换受灾医院收治伤员,能为救援队员提供热水热饭,净水车不仅能保障自身生活用水,还可24小时不间断为周边群众提供安全的生活饮用水,标志着重庆的医学救援达到了国内一流水准。

手机24小时不关机,随时准备救援

在幸奠国办公室的柜子里,放着两个大背包,约三四十斤的重量,背包里面有雨具、洗漱包、应急食品、特质绳索、灯具等物品。

“时间就是生命,所以要缩短应急反应时间,一旦有突发事件发生,我们拎着包就能出发。”幸奠国的手机24小时不关机,随时待命。

当尼泊尔发生8.1级地震后,我国派出中国政府医疗队给予支援。作为第二支中国政府医疗队的一员,幸奠国参与了队伍组建、现场救援的全过程。

抵达尼泊尔后,反复无常的天气给救援带来很大难度。幸奠国说,一天如同四季,中午太阳暴晒,温度达四五十度,下午下大雨,到了晚上,气温急剧下降,只有几度。伴着余震,医疗队迅速展开救援。

有一天中午,当幸奠国正与同伴在一个钢铁焊接搭建的大棚里讨论协调联络情况时,突然听到“砰”的一声炸响,然后就感觉地动山摇,大棚“咔咔”作响,悬挂的灯都被甩到顶棚上去了。

“不好,是地震!”幸奠国赶紧跑出大棚,“感觉地在上下鼓动,就像踩在软软的面包上,第一次和地震离得那么近。”

事后回想起来,幸奠国也会后怕,但他却从未退缩:“脑子里想的是我还能为卫生应急做什么,哪些方面能做得更好,能为拯救生命做哪些努力。”

构建水陆空立体救援体系,让生命救援再快一些

在幸奠国看来,和其他工作不同,生命救援没有99分,失去1分都等于0分。

幸奠国举了一个例子:巫山县培石乡一位村民因翻车事故身受重伤,在救护车送往县医院近4小时的路途中,因腹腔脏器破裂出血死亡。培石乡地处长江边,其实走水路到县城只需要50分钟。

“如果我们有一艘医疗救援船,或者有一架直升机,这条生命或许就能被挽回。”幸奠国说,从那以后,卫生健康部门开始着手构建水上和空中卫生应急救援系统。

2018年1月,“空中120”在重庆首次执行直升机救援任务,搭载病人从长寿直升机临时起降点飞往重庆市急救医疗中心停机坪。30分钟后,搭载着患者的直升机平稳地降落在市急救医疗中心顶楼的停机坪上,早已等候在旁的医护人员们立即对患者进行评估和处置,随后紧急将病人送往重医附一院进行治疗。

此次执飞救援任务的是金汇AW109SP专业医疗型直升机,机上配置了通过适航认证的呼吸机、除颤监护仪、注射泵、吸引器等医疗设备,在空中就能进行紧急救护。与此同时,第一艘自行设计打造的医疗救援艇也驶入三峡库区。

幸奠国自豪地表示,重庆在全国率先构建起立体医学救援体系,将陆地2小时的转院,缩短到空中15分钟;陆地5小时的救援,缩短到水上30分钟。“我们一次次跑赢时间,就能一次次从死神手里夺回生命!” 本报记者 李珩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